個案追擊
 
 
工潮個案(一) ---
  會員葉惠昌先生在毅鈴運輸公司任貨櫃車司機已經超過10年,月入一萬五千元左右。一月初突然接獲公司通知,要求他交回貨櫃車車匙,其後再沒有安排工作給他,他致電及經書面去函公司要求交待未來的工作安排,但公司未有理會,在農曆新年前,收到老闆回信給他,指他自去年底多次不服從公司的工作安排,令公司損失慘重,公司已申請破產。
  葉惠昌表示,對公司的回覆感到莫名其妙,因為已服務公司逾10年,從來沒有被公司指過,但老闆突然將結業責任推在他身上,又沒有償還欠薪,假期,遣散費涉及欠款達23萬元。
  工會就葉惠昌個案會見傳媒,並協助他向勞工處及破產欠薪基金追討法定權益的補償。
 
     
 
工潮個案(二) ---
  九名會員工友追討前僱主佐川急便公司(檔號LBTC3668/2004)。 624在勞資審裁處過堂,本會亦委派代表出席聆訊。工友追討的項目包括有解僱費差額;遣散費差額;假期工資差額;休息日工資差額等,追討金額接近一百萬。
  審裁官在法庭時提出以下觀點:()民事追討最好是雙方和解,互相讓步,工友應考慮放棄部份項目。()若工友堅持全部項目追討,而公司並不願支付全數,將要另定日期審訊,由另一位審裁官主審。()法例無訂明休息日是否有薪,而且公司亦支已$400(工友稱這$400只是休息日開工的獎勵費)。
  工會代表即時向法官表示,可開庭作一個判例,澄清休息日是否對月薪工友來說是有薪,而休息日開工則要再按比例薪酬補一天薪水。
  當日法官押後了兩小時給予工友與公司代表商討。雖然工會代表支持開庭審理休息日的灰色部分,以澄清僱員的權益。但因為大部分工友以到新工作,很難請假及花時間打官司,而公司代表亦願意給予工友部分款項作為和解,工會代表只好尊重工友的意向,同意工友與公司在法庭內和解。
  再開庭時,法官宣讀和解後的九名工友可取得款項共212,149元。法官亦接納工友的要求,無須花時間再到法庭領取款項,要求公司以自動轉賬方式給予。
 
     
 
工潮個案(三) ---
   
  在去年底「貴全貨櫃服務有限公司」的司機向工會投訴,指公司自03年起拖欠員工薪金及強積金,司機曾經多次向公司負責人提出有關問題,但得不到回應,惟有向工會求助,追討公司拖欠的有關款項。
  2006113日四名司機經勞資審裁處裁決(申索書編號:LBTC5138/2006)獲得廿多萬元補償,法庭並同意僱主分七期支付,但僱主只給予第一期款項,其餘六期款項不肯發放。同樣被拖欠薪金及強積金的另外名貴全中港貨櫃車司機,他們分別在今年1月及2月在審處獲得勝訴(申索書編號:LBTC6296/2006)(LBTC6242/2006),但公司沒有履行判令。工會惟有協助有關司機向法律援助處申請援助,辦理該公司破產程序,希望可透過破產欠薪保障基金取回應得的款項。
 
  在今年42日工會陪同有關司機會見傳媒,司機指公司拖欠廿多名員工約二百多萬元有關欠款,他們懷疑僱主另起爐灶,將旗下多輛貨櫃車及資產轉移至新公司繼續經營,拒絕清還員工欠薪及強積金,並叫員工入清盤及申領破產欠薪基金。由於現行法例存有漏洞,令員工的強積金欠款無法全數取回,工會認為當局應盡快修例擴大破欠基金保障範圍,以確保僱員的法定權益不受到損害,並要求勞工處及積金局加強檢控違法僱主,免得僱主清盤前將資產轉移,損害基金利益。